第A10版:时事·国际   上一版  下一版
2014年3月24日  星期 | 东方早报首页 | 数字报首页 | 导航 | 在线订阅
上一篇 放大  缩小  默认
中国外交“重新发现欧洲”

  ■ 时评

  赵明昊

  察哈尔学会

  研究员

  习近平主席对荷兰、法国、德国和比利时的重要访问开启了2014年中国外交的“欧洲时刻”。此访以参加核安全峰会为始,继而涵括法国和德国这两大欧洲轴心国家,其间访问位于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,最后访问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,这将是中国国家元首对欧盟总部的首次访问。无疑,此次访问路线凸显了“小国、大国并重,双边、多边并举”的精心设计,显示出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对中欧关系的高度重视,表明正在步入新一轮改革开放征程的中国需要重新发现欧洲,更加有力地巩固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。

  虽然中欧关系总体发展平顺,但仍面临诸多不可忽视的挑战。欧盟委员会2013年裁决征收惩罚性关税的12例案件中,有7例涉及中国公司。有分析认为,2013年可谓中欧“贸易战”之年。

  过去10年,欧盟一直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,双边贸易总量翻了两番,2013年双边贸易额达到5590亿美元。但是中国企业对欧洲的出口正悄然面临下降态势。2013年前11个月,中国产品在欧洲进口产品中所占份额降至16.5%,2010年这一数字为18.5%。“中国制造”之所以在欧洲热度有所下降,与中国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、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导致中国产品价格优势受损不无关系,也和经济危机背景下欧洲产业保护主义的抬升息息相关。

  欧洲议会在今年2月初作出决议,敦促欧盟贸易委员德古赫特采取更强硬姿态,以抵制来自中国的廉价商品。2013年11月,欧盟已经决定对来自中国的太阳能光伏产品征收17~42%的临时性反倾销关税,并将在半年时间内进行更深入调查以决定是否改征为期5年的正式反倾销税。

  与此同时,欧洲也非常担心越来越具有科技含量的中国产品会给其带来挑战。欧盟委员会今年3月初发布调查报告称,虽然目前在科研和创新方面,中国的表现仅有欧盟44%的水平,但中国正快速追赶,欧盟必须加大对科研的投入以保持优势。显然,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和更新升级,中国产品已经在某些领域和欧洲产品形成直接竞争,贸易摩擦自然难以避免。

  由此,中欧关系如果希望能够顺利前行,首先就是要下大力气挖掘经贸合作的“新互补性”。在信息、环境、空间技术、核能和清洁能源、气候变化、金融、城镇化建设等许多领域,中欧进行互利合作的前景十分广阔,中国“十二五规划”和“欧盟2020战略”如何深入对接是一篇大文章。此外,与中欧作为世界重要经济力量的地位很不相称的是,双边相互投资十分有限。中国对欧投资仅占对外投资总量的10%左右,欧盟对华投资在其全部海外投资中仅占2.1%。中欧正在协力推进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,希望借此加大投资的自由化、便利化,营造保护投资的公平竞争环境。

  除了给中欧经贸合作带来新动力之外,习近平此访还将有利于进一步增强中欧之间的政治互信。2013年10月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,到2018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,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。欧洲智库人士担心,中国利用不断增强的经济实力改变国际规则,特别是冲击欧洲内部团结,对欧实施“分而治之”战略。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马克·伦纳德等认为,中国正有意识地加大对东欧等“新欧洲”的攻势,通过加大投资等手段“开发欧洲软弱的下腹部地区”。如此一来,中国就可以在欧盟内部赢得更多的游说力量,导致欧盟对华政策的松散化,削弱欧盟从整体上应对中国的有力姿态。

  欧洲对中国的这种担心实际上更多因为近年来欧洲内外困境深化,其自信心有所受损。一是欧债危机扩大了“新欧洲”与“旧欧洲”、“穷欧洲”与“富欧洲”、“中心欧洲”与“边缘欧洲”的分歧,欧洲维护内部团结的压力增大,特别是法德关系更加微妙。二是欧洲国家内部面临社会分化加剧、激进和保守主义思潮抬头的挑战,“法国国民阵线”等政治势力鼓动疑欧主义、排外主义等情绪,不少民众将欧盟、欧洲一体化当作危机“替罪羊”,英国人更是展现出明确的“脱欧”倾向。三是欧美关系因“监听门”等事件显现裂痕,如何既与美国共同维持“西方世界”的主导性优势又在面对美国时坚持欧洲的自主性,是令布鲁塞尔感到头疼的一大难题。

  由此,欧盟正经历艰难的治理转型、产业转型和社会转型期,中国需要面对一个心态更加复杂甚而是更加敏感的欧洲,这给中国外交维护好、运筹好、利用好中欧关系带来新的挑战。近期持续升温的乌克兰危机也成为习近平主席访欧的一大背景因素。有国外学者认为,在乌克兰危机之前,西方人大多习惯于一个“法德欧洲”,但这场危机正使“俄德欧洲”取代“法德欧洲”。由此可见,乌克兰问题对欧洲地缘政治和未来命运的影响是决定性的,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保持审慎、平衡的立场殊为重要。

  乌克兰问题实际上给中欧政治关系带来一种不应轻视的警示性信号。像乌克兰危机这类事件在很大程度上关乎欧盟的极重要利益,当然也是中国“战略伙伴”俄罗斯的重大关切所在。未来会不会出现更多此类难题,在国际事务中分量日重的中国如何处理好各种复杂关系,如何确保中欧政治关系不出现大危机,这都是需要未雨绸缪的事情。

  2014年欧洲议会将举行新的选举,欧盟委员人选也将改变,中欧关系势必因之受到影响。2014年也被认为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、扩大对外开放的元年。在这样一个重要时刻,习近平访欧之行使我们对未来数年的中欧关系发展有了更多期待。

请您留言:
用户名: 匿名发表
内  容:
(请注意:所有评论经审核后才能发表。请不要着急)
 
copyright©《东方早报》 2003-2012
社址:上海市延安中路839号(邮编200040) 电话:021-62471234 传真:021-62475181 E-mail:dfwz@wxjt.com.cn 广告投放热线:021-62890078 新闻报料热线:962288